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汉武挥鞭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六章 擅闯禁区

第六百五十六章 擅闯禁区

[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阳春三月,柳絮飞白。

    八水绕长安,荡荡分流,相背而异态,阳春时节若要观柳,以灞水两岸景致最佳,轻舸泛舟固是惬意雅致,从灞西高原俯瞰远景却更能体味山川秀美。

    昔年高祖刘邦尚为汉王,屯兵灞上与楚军对峙,险些在鸿门宴上丢了性命,历代汉帝每每巡视灞上,皆不免驻足远眺新丰鸿门,感叹高祖得国不易。

    灞上大营,早先为细柳营驻地,刘彻登基为帝后重整军制,以五大精锐骑营戍卫京畿,细柳骑营驻地迁往渭水北畔,作为帝都东门户的灞西高原则改由虎贲骑营戍守,进驻了灞上大营。

    大汉拥百万雄师,论及正面迎敌的实际战力,现今无出虎贲之右者,毕竟郎卫和羽林卫的职守驳杂,冲锋陷阵确非其强项。

    虎贲虽位列五大精锐骑营,然世人皆知虎贲乃皇帝陛下亲手创立的嫡系军伍,在汉军中的独特地位便连战功彪炳的细柳骑营都稍逊些许,不少臣民仍习惯将之称为虎贲卫,而非虎贲骑营,视之为天子亲军。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虎贲成军已有二十载,征募兵员皆为十五至二十岁的良家子,最早的虎贲卫们多已年近四旬,能活到今日且尚在军中者,多已升任将官。

    汉军早已形成惯例,精锐军伍中那些无将帅之才却忠勇剽悍的军士皆会在年满三十后迁调为禁卫,过上相对安稳的生活,待其正式退伍后,仍能领取优渥的粮饷,无甚后顾之忧。

    多年来,汉军连战连捷,鲜少出现重大的将士伤亡,且对军眷给予特殊优待,伤亡抚恤亦极高,故军中遗孤的数量大为减少,加之各地慈济观在长秋基金的支撑下,对当地的鳏寡孤独者进行扶助,不但将流落街头的孤儿带回养育,凡虚年六岁至十五岁者还会送去当地官学免费就读。

    如此一来,羽林卫也不再如早先般只收虚年十二至十五的军中遗孤,五大精锐骑营的适龄老兵也就成了羽林卫的主要兵源,尤是出身虎贲卫的老兵最为吃香,非但羽林卫想要人,京卫五营亦是每岁向太尉府申报大批调令。

    年过三旬的老兵,身体素质虽已开始走下坡路,然其丰富的实战经验和多年磨砺出的杀伐果敢却非寻常的年轻军士可比。

    马屿,虎贲卫的主掌仆射,早因战功彪炳敕封关内候,却向来是晋爵不加官,任虎贲校尉近愈二十载,压根不曾挪窝,昔年手下现今有不少比他官秩更高,尤是李当户以官居京尉,位列诸卿。

    饶是如此,满朝文武却也无人敢轻视与他,他自身更是全无半分怨忿,虎贲校尉的官秩虽不算高,然在皇权时代,官位高低哪有皇帝的信重来得重要?

    骠骑将军程不识年事渐高,太尉郅都须得参与政务,平时并不亲自掌军,待得程不识卸甲告老,秩比三公的骠骑将军之位十有**会由马屿接任。

    越级拔擢?

    朝堂和军中皆不会有此非议,无论是战功还是资历,马屿皆是最合宜的继任人选,或许骠骑将军还未必是他军旅生涯的至高点,毕竟太尉郅都岁数也不小。

    文武百官从未将马屿当做寻常的骑营校尉看待,王侯勋贵亦不敢轻慢与他,马屿向来严以律己,谨守分际,平日鲜少与旁的权贵往来,对他们府上的亲眷更是不甚熟识。

    今日马屿率营中诸将巡查防务时,碰巧遇着一个擅闯灞上禁区之人,按说倒也不是甚么大事,虎贲骑营虽驻守灞西高原,却不可能将之完全圈禁,不准百姓通行,然这人非但女扮男装,且刻意避开负责巡卫的骑队到得灞上大营附近,这就有重大嫌疑了,自是要押回营中细细盘问。

    “贤王府的翁主么?”

    马屿看到那人出示的信物,却仍不打算放人。

    大汉军律森严,昔年文帝意欲入细柳营劳军,未出示虎符节诏前,将士不开营门,饶是入得大营,便连文帝御驾在营中也不得驱车疾驰,只得勒缰缓行。

    擅闯军营者,杀无赦!

    别说是区区翁主,就是贤王亲至,按律当杀时将士们也绝不手软。

    好在这位翁主还没彻底魔怔,只是闯入灞上大营附近的禁行区域,没真敢闯营,且是遇着马屿等虎贲将士,若是遇着寻常军士,只怕就没那么客气了。

    说实话,虎贲骑营驻地的禁区范围划设远比其余精锐骑营来得大,盖因虎贲卫是设有火器部曲的,非但装备了掌心雷,更配备有加农炮,平日没少进行实弹演训,既可让将士们熟悉火器的使用,同时能不断验证火器优劣,为日后改良提供参考。

    非但是囤驻灞上的虎贲骑营,便连羽林卫乃至郎卫都时常到灞西高原进行实弹演训,故不管是出于保密还是避免误伤百姓,都必须将大片地域划设为禁区。

    若有百姓不小心踏足禁止通行的区域,巡视的虎贲将士多会及早发现,顶多盘问训诫一番再科以罚金,然今日这翁主明显是有意避开巡视的将士,离灞上大营已是极为靠近了。

    倒不是虎贲将士防务松懈,只是灞西电站和铁道通车后,虎贲骑营要分出部分兵马昼夜巡线,其余将士仍要轮番巡视灞西高原,每日的操练也不能落下,光靠两万余骑兵自是捉襟见肘,故若无须实弹演训时,防务主要还是布置在大营周边,外围仅是不时派骑队巡视罢了。

    擅闯禁区和擅闯军营固然有本质区别,然无意或有意也是大为不同,这位翁主犯行不重,然犯意明显,此事自然不能善了。

    马屿倒也不是全然不知变通,毕竟这位征臣翁主乃是贤王嫡长女,是皇帝陛下的亲侄女,为免伤及天家颜面,他并未将其真实身份让太多将士知晓,且也未逐级上报,而是亲自入宫向皇帝陛下呈报此事。

    皇帝刘彻闻得此事,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旁听的太子刘沐却是面色大急,晓得自个好心办了事儿。

    族姊之所以冒然潜入灞上禁区,乃因她那心上人裴虎已从京卫中营迁调到了虎贲骑营,且是接到调令即刻迁调,相关调令乃是刘沐前往太尉府,让太尉郅都签发的。

    储君最忌干涉军务,若非有父皇的手谕,太尉郅都岂会鸟他?

    父皇将族姊与裴虎之事交办给他时,同时赐了他一道手谕,让他自己动脑子想主意,未必要撮成两人的婚事,若非真正两情相悦,而是族姊一厢情愿,反倒会促成一对怨偶。

    刘沐不知父皇为何将此事交办于他,又因年岁不大,压根对男女感情不甚了解,便是依着自身脾性行事,又莽又直的召来裴虎,问他可愿娶征臣翁主为妻,并为此卸去武职,转调军中文职。

    裴虎沉默良久,终是摇头,直言自身尚且卑微,实不敢高攀翁主,若卸下武职,再难有机会立下战功,从此只能碌碌无为,就更是配她不上。

    于是乎,小直男刘沐便是借着父皇手谕,将裴虎调离了京卫中营,想着族姊若能尽早放下最好,若实在不能放下,待裴虎在虎贲骑营闯出些名堂,敢挺直腰杆求娶族姊,也没甚坏处。

    若裴虎实在混不出名堂,那也确是配不上族姊的。

    刘沐倒是向自家父皇禀报过的,父皇闻得他的法子,只是笑笑,没多说半个字。

    父皇向来如此,但凡交办给他的事,就鲜少再插手,无论他的做法是对是错,无论结果是好是坏,只要他肯负起责任,父皇都不会为犯错而责罚他的。

    然若害得族姊犯下大错,即便父皇不责罚他,他也已愧疚难当了。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