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阳谋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家事(2)

第七章 家事(2)

[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北秦是个许多个游牧民族会盟建立的国家,民风彪悍,除了南部少数地域有几座城市外,大多部落都是逐水草而居,塞外的北秦,历来是大夏最大的敌人,都城在大夏边境千里之外的一处水草丰美的无缺山下,百年前北秦人在此筑城,并开始在南部肥沃的平原上引入大夏的农耕技术,改风易俗,多遣贵族子弟学夏文化,国力由此大增。

    北秦的大夏的宿怨,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大夏立国之初,当时的大夏国君在平定天下之后撕毁了与北秦人的盟约,亲自率军四十万北上攻略草原。北秦人的使者拿着盟约面见大夏皇帝说:“五年前我们缔结盟约,我北秦出兵助陛下安定天下,陛下将北凉州送与我国,而今陛下非但反悔了,还出兵攻打我国,这是何故?难道欺我北秦无人了吗?”

    大夏皇帝听完使者的话哈哈大笑,对使者说道:“蛮胡之地,还有讲信义二字的吗?如果有的话,使者倒是可以为朕引见引见,朕现在之所以见你,不过是可怜尔等,你见过与豺狼缔结盟约的人吗?”

    说完,将使者的头颅砍下,送还给北秦人。然后四十万大军进入草原,将所见到得所有部落牧民掳掠南迁,半月间草原上北秦损失的牧民达十万计。当时北秦正忙于攻伐西域,无力东归抵御大夏军队,只好将王庭西迁,诱大夏军深入。

    结果大夏军并没有上当,只用一旅偏师骑兵突入大漠深处寻找王庭,在用一旅骑兵从背后偷袭驰援王庭的北秦铁骑,佯败,再将之引诱至大夏军队的包围圈里,结果大夏大胜,歼灭北秦十万铁骑,然后带着数十万北秦牧民和俘虏南下,一举奠定了大夏的霸主地位,两国也就此成为世仇。

    到了今天已经有几百年了,双方互有胜负,大夏也没能灭掉北秦,北秦虽然不时地侵入边郡,却始终不能占到便宜,直到今天大夏渐渐衰落,北秦也有些无力南顾了。

    所以当云子珺告诉李秋这安城里有北秦的刺客时,一向稳重的李秋不禁也惊诧道:“你说的可是属实?”

    云子珺细细将自己所见到的事情讲来,每一句话说得似乎都天衣无缝,挑不出毛病,李秋听完后心事重重,不知在想什么,也没有给云子珺任何答复。不过云子珺也不需要任何答复,他只要确定丞相大人知道了这件事便足够了,别的,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对于云家和李家这样的世家,家事和国事向来很难分得清,就如同云子珺和云子韶。当云子珺出了丞相府,坐上了云府的马车时,背后的衣服却已然贴在背上,被汗水湿透。

    马车除了丞相府之后,并没有直接往云府的方向行去,而是绕了几个弯后,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院子门口。门口没有任何人,大门也没有锁上,云子珺从马车上下来之后,直接推开门进去。驾车的是个云府的老仆人,云子珺下了马车后听了云子珺吩咐几声,便将马车往云府赶去。

    云子珺推开门进去,便见着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外表看来很普通的人,穿着黑色的长衫,年纪在三十上下,脸上遍布各种伤痕,已经有渐渐愈合的痕迹了,正坐在一把北方传过来的竹椅子上读书,仿佛没有听见云子珺走进来发出的声响,一直静静地看着书页,头也不抬。从云子珺那个角度看过去,很容易发现这个人是如此的瘦削和疲倦,就像什么时候都能睡着一般,但那一双锐利的眼睛却明确地告诉旁人,这个人很危险。

    云子珺停下了脚步,从他将这个喜欢穿着黑衣的怪人从垃圾堆里救出来送到这里的时候,他就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个人身上藏有的巨大力量,那时垃圾堆里活着两条野狗,将他咬得奄奄一息,云子珺和云白天出城恰巧路过,于是将他救了过来,四周围满了叫好的看客,他的眼神却依旧像此刻一般锐利,那时他整个身体的重量甚至还没有云子珺重,眼看就要死去,云子珺心中忽然想起了一些别的事,决心不让他死去。

    “你说的事情,我已经做了!”云子珺加重了脚步,走到那人的身边。

    那人站了起来,把书放下,像是舒了一口气:“多谢二公子!”

    “那个人真的值得你这么去救吗?”云子珺问道。

    那人没有犹豫地说道:“值得。”

    说完,便闭上了嘴巴。

    云子珺道:“因为你的缘故,我想办法进了丞相府,然后对整个大夏最有权势的人说了一个貌似完美无缺的谎言,或者说的故事吧,结果我还不知道,我要知道的是,我到底要承担多大的风险。”

    这几句话说得很稳重,让人听不出这些话只是从一个十一岁的少年口中说出。

    那人也没有把云子珺当成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盯着云子珺的眼睛,声音很低沉:“我心已经乱了,在救出那个人之前,只怕什么事情都无法做出合适的选择,一切以公子的意思来定吧!”

    云子珺坐下来,一只手托着下巴,说道:“我把你带到这里,你告诉我说你有一个朋友希望我能去救救他,我答应了,然后你又告诉我说你的朋友被一伙贼人劫持,又说你那个朋友有秘密军情要传递给朝廷才会被这伙贼人劫持,你也是因为被那些人追杀才会如此落魄,等我要把此事告知安城府尹的时候,你又说那些人是北秦人刺客,密谋要刺杀西域国使臣,要我秘密告知丞相大人,抓捕刺客,我还是答应了!”

    “你以为我真的没有去调查吗?”云子珺阴沉下脸。

    那人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说道:“这是事实!”

    “那你看看这些是什么!”云子珺把一叠写满东西的纸扔到那人的面前,“上面写的是你那个朋友的身份,履历,失踪的时间和重新出现的时间,朝廷眼下正在整军,那个人却是一个案子里的重要证人,搞不好会牵扯到朝中的许多重臣,你是想把我云家完全卷进这场风波里吗?”

    “但二公子不还是去做了吗?”那人淡淡地问道。

    云子珺笑了,说道:“你明知道,我会去做,所以才告诉我。”

    云子珺这两年来渐渐受到他的兄长信任,知道了家中的许多隐秘,也掌握了一些需要掌握的力量。

    “你到底是谁的人?”云子珺问。

    那人摇了摇头,低头思索了片刻后说道:“我不是谁的人,也不是谁的棋子,我只是想在死之前做一些想做的事情罢了。我想救的那个人,我欠他一条命,他也只是别人的棋子,走到这一步成了死局,只有二公子能救他!如果二公子为此要怪罪在下的话,就请赐下一杯酒吧!”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