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山那边的领主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联络员

第十三章 联络员

[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很快,工地上的人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那就是吉尔上任了之后,他的工匠们似乎毫无起色。吉尔的业绩甚至跌到了工地开建以来的最低点。人们纷纷互相传递着一个说法:吉尔不过徒有其表而已,成为工头只是他十足的运气。

    这个时候,真正在处理工地工作的只有吉尔带领的一支小小的工队。吉尔手中的其余工队现在都交给了他的一个叫做伊万的部署带领。

    吉尔最开始的时候几乎动摇:铺天盖地的投诉和指责迎面扑来---工匠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工作狂和虐待狂伊万是何方神圣,为什么突然就跑出来要大家像奴隶一样的干活。

    最初吉尔解释这是工队为了度过难关,不得已的开始施行的特殊计划。到了后来,吉尔已经没办法解释了,所有的工匠一波又一波的赖在吉尔的办公室,根本不愿意离去。

    不得已,吉尔只好去找伊万,这个时候离吉尔任命伊万只过了不到两天。

    吉尔到了热火连天的铁匠铺,只看见无数的工匠正在来来回回的忙碌着,有的人拉着风箱,有的人敲打着铁毡,有的人则在最后打磨工具。

    看见吉尔来视察,大部分工匠都停止了工作:这些人的目光里面充满了可怜的神情。

    一声喝骂传来,带着浓重的维基亚腔调:“谁让你们停下来的!继续工作!”

    工匠们看一看伊万,又看一看吉尔,用眼神祈求吉尔站出来说句话。

    吉尔回应着大家的目光说:“照着伊万先生说的做。伊万先生,你过来一下。”

    伊万用一条毛巾擦着额头上的汗,来到了吉尔身边。

    “伊万”,吉尔低声的说,“我到现在都没有看见你把计划给我。连我都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这让我怎么支持你。”

    伊万还在微微的喘着气,“先生,跟我过来一下”,说着他走到了一只大箱子边上,扯着上面盖着的一大块毛毡,“您看吧!”

    伊万截开了那块毡子,吉尔探过头去一看,发现了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放着无数的工件:镰刀、锄头、鹤嘴锄、锤子。这些东西闪烁着银亮的光芒,显示出极其细腻的打磨、抛光处理。

    吉尔满意的点了点头,“伊万,这两天你的工作很出色。这些东西的成色很好,但是你把工匠们逼得太苦了,适当的放松一下,对产量也许更有好处”。

    “你说这点工具是我们‘两天的工作’?!”,伊万瞪大了眼睛,“吉尔先生,你在侮辱我。”

    说完,伊万走到了一张帘幕前,这张帘幕把铁匠铺和它的储存室隔开。伊万一手拽下了帘幕,帘幕如同一块巨人的手帕一样飘零触地。

    吉尔瞪大了眼睛:整整半间屋子,工具堆得满满当当,归类完好,三十件一捆。在黑暗里,这些工具散发着幽幽的光泽。

    伊万皱着眉头:“吉尔先生,你显然低估了我们的能力,那支大箱子里面只是我们早上的工作”。

    吉尔惊讶不已。

    随后吉尔宣布了两条命令。

    第一,除了选出一支工队由吉尔负责外,剩余的工队全部交由伊万指挥。

    这个命令下达之后,工匠们的不满和惊恐到达了顶峰。工匠们纷纷的申请为吉尔服务。

    接着,吉尔宣布了第二条命令,由伊万负责的工队,这个月拿双倍工资,产量最高的工队拿三倍工资。

    工匠们惊呆了,除了部分实在无法适应伊万那种极快节奏的工匠,大部分工匠都默默的在伊万的签到单上按下了自己的指印。

    在第十天上,吉尔面对的情况不是工具产能翻番的问题了:吉尔面对的情况是铁料用尽的瓶颈。要知道,吉尔在料到了产能会提高的时候,已经预见性的提走了三个月于以往的存铁量。在投入了大部分人力、物力的情况下,吉尔的工具以近乎奇迹的速度增产了。

    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南方的庄园主看见吉尔满屋满屋的工具,一定会羡慕的直流口水。

    吉尔一边提前写信询问酒馆老板关于南方商行的回音,一边找到了监察官,要求完全的放开铁料供应。

    监察官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不能再给你提铁料了,你们这一组这短时间以来已经用了工地上一个月的存量了。你哪里要用那么多的铁?”

    吉尔带着监察官到自己的仓库里走了一番。

    监察官的表情比吉尔第一次见识到伊万的疯狂生产时还要夸张,“这个维基亚人会魔法吗?”

    “应该不会”,吉尔和监察官一起大量着忙忙碌碌的伊万,“但是这个人自己就是一个魔法。”

    “这么多工具你能吞得下?”

    “先生”,吉尔说道,“即使我一件都吞不下,把不值钱的铁疙瘩变成精妙的工具,它们也已经坐地升值了,您担心什么呢。”

    “你是笨蛋吗?”监察官说,“每过一段时间,国王的监工就会核查物料,那个时候他们一旦发现我们擅自把铁料挪作他用,不管你是不是把铁变得更加值钱了,你都会前途不保甚至脑袋搬家的。你知道吗?这些东西都是用皇室的钱买来的,那些人可不在乎你认为是巨款的几万个第纳尔,他们只想稳稳当当的把码头建好。一旦出现了投机取巧的事情,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处罚你的!”

    “监察官先生”,吉尔说,“如果现在监工们来检查仓库,你有把握瞒过去吗?”

    “没有,我只能尽量的拖到月底。你许诺过的,到时候你能料理一切。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到时候出了任何问题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有一百种办法把责任撇清的,你要弄清这一点。”

    “是的,先生”,吉尔点了点头,“反正既然现在已经瞒不过去了,那就索性让我任意提货吧,大人。现在我们的风险已经背起来了,不妨再赚的多一些。试想一下,监工要么发现铁料丢了一个月的存量,要么丢了三个月的存量,这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区别;但是对我们来说,那就是赚一万个第纳尔,或者赚三万个第纳尔的事情了。您看呢?”

    “你是个疯子”。

    “一个可以为您赚钱的疯子,阁下”。

    一个小时之后,吉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让雷诺把伊万叫过来。

    “伊万先生”,吉尔把一份文件推了出去,“我帮你把原料问题解决了”。

    伊万甚至一句话没有说,把那张许可证扫描了一番后揣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吉尔不由得感到有些惊讶和无奈,“这个家伙,怪不得会一直不出头了”。

    过了几天,酒馆老板就给吉尔带来了口信:南方商行的联络员来了。

    吉尔知道,离成功越来越近了。

    在点齐了十多个工匠后,吉尔在工地上面借来了六架大货车。光往车上装铁器工具就装了四个小时,货车的车轮被重重压住,紧贴地面,在货车开动的时候给路面留下一道道车辙。

    六架气势惊人的货车离开了工地,直奔芬德拉而去。

    酒馆老板已经把自己的空酒窖出租给吉尔充作临时的存货处。

    在酒馆中,吉尔见到了那个联络员。

    这个联络员很年轻干练,细心整理过的胡子如同少女的头发一样油亮。

    吉尔开心的和这个联络员来了一个拥抱,这个南方来的年轻人显得有些排斥,看来他不是很喜欢这种社交方式。

    “你是‘柳木商行’的办事员是吗?”吉尔询问道。

    “是的,吉尔先生。我负责这次的生意。我们的老板说,如果我们能够合作愉快的话,那么如果能建立长期关系将是我们的荣幸!”

    “呵呵,好说好说。”

    “先生,您告诉我们您有大量的工具。我们将首付您部分的货款,等到这批工具运抵了南方之后,我们就会把余款付清。”

    “好的,是用皇室商票,还是北海商票?”

    “北海商票。这样您去维基亚也可以随时兑换。”

    “很好,很周到。对了,你们老板的父亲,维多阁下的身体还好吧。他托我给他带一些北海鱼油,我这段时间忙,没有人手派过去,这次你帮我捎回去吧。”

    “维多老爷?```唔,是的,我会帮您带到的。老爷子会很高兴。”

    “真是年轻有为啊!不过这次这么大的生意,你能做主吗?”

    “先生也很年轻!年龄不是问题,带我去看看您的货吧,先生。”

    吉尔很欣赏这个年轻人的直接,于是便安排这个办事员去自己的货仓看货。

    在两天的洽谈之后,这个办事员签好了和吉尔的合同。

    当天,办事员给吉尔签好了一张九百个第纳尔的北海商票,以及一张四百个金卢布的维基亚商票。

    芬德拉商会的中间人过来检查后,告诉吉尔,这两张商票的信用没有任何问题。

    吉尔把这两张商票揣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轻轻的挥了挥手。

    两个工匠见状就迅速的把前面的这个年轻人一把抓住。

    这个年轻人惊呆了,“吉尔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吉尔用懒懒的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仔细的盯着这个办事员。

    然后,吉尔伸出收取摸了摸他的脸,然后一把扯下了他的胡子。不光胡子,这个人的头发也是假的。

    吉尔笑着看着这个曾为自己提供了第一笔资金的家伙,看着这个冒险女扮男装回来的那位“女贵族”。

    “我知道你们不会罢休,但是你的勇气我还是很佩服的。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可能你们觉得我现在对你们的防备最低是吧”。

    这个惯骗在心中努力的压制着被吉尔两次耍弄的耻辱。尴尬的气氛被打破了,女骗子抬起头来,露出得意的微笑:“吉尔!这次你还是失算了!你交给我的第一批货物已经出城了!你至少损失了五千个第纳尔!”

    “哦”,吉尔好像在听着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话,又注视了这个女骗子几秒钟后,吉尔觉得没必要再僵持下去了,于是冲着酒馆外面呼叫了一个人名。

    闻声,三个趟子手走了进来。女骗子见到这些人,不由得眼睛瞪大了。

    吉尔慢条斯理的说,“我来到芬德拉的那天起,你就已经露陷了。说实话,你的计谋还不错,通过商行来摸清我的计划,然后用一小定金骗走我的货物。应该来说,你们的计划虽然没有什么创意,但是报上次的仇还是足够的。只可惜啊```”

    “```”,女骗子还在无言以对之中。

    吉尔继续说,“你故意的从远处请来了趟子手,这一点的确做的很好。不过你不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的趟子手都是一家人的。我的趟子手朋友们告诉我新来的那些商队护卫,都是他们在各地酒馆里面鬼混的同伴。呵呵,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了。见了面之后,你简直错误百出,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太急躁了,骗人这种工作,应该慢慢来。我现在都好奇你们是怎么骗走工头的钱的。”

    一个趟子手快活的过来捏了捏这个女骗子的脸蛋,然后得意洋洋的告诉吉尔先前出城了货物已经被押运回来了。

    “谢谢你”,吉尔笑着看了看那个趟子手,“带着兄弟们去喝酒去吧,全部算在我账上。”

    趟子手们欢天喜地的去了。

    “混```蛋”,第二次失手的女骗子咬着自己的嘴唇,恨的眼睛通红。

    “别这么看着我”,吉尔挥了挥手,“别流露感情,这弄得我感觉在欺负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一样,虽然你也的确太单纯了。你们三个人现在过得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你们能够有力量回来骗我,想必活的不是太糟糕。我奉劝你们一句,收手吧。这条路不好走,而且走不到头。”

    “你```你想怎么样”,女骗子问吉尔道。

    “你走吧”,吉尔说,然后把那张四百个金卢布的商票还给了女骗子,“告诉你的同伙,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们两清了。如果有一天,你们觉得生活无以为继了,或者想换个活路,可以来这里找我。”

    “我```我可以走了?”,女骗子涩声问道。这些年的行骗生涯里,每一次被人识破抓住时,她都会付出很多很多,多到让她麻木。也正是一次次的失手中,她变得越来越熟练起来。不过对于这个吉尔,她第一次没有防备,第二次因为复仇心切太过草率,都被吉尔轻松的击败。想到这里,这个女骗子感到了强烈的挫败感。而吉尔风轻云淡的大度,更让这个女骗子更加的无地自容。

    “走吧”,吉尔闭上了眼睛,“别等我后悔。我马上要去和真的商行代表洽谈了。记住我的话:有什么难处了,可以来找我。”

    女人哭了,咬着牙走了。

    这时,一个趟子手来报告,真正的联络员来了。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