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正文卷 1483 倒数第二个故事(三)

正文卷 1483 倒数第二个故事(三)

[阿甘手机站:m.agxsw.net]m.fhxsw.net 烽火中文小说网    看着只是激活了简介的秘籍,顾峥就叹了一口气。

    这是何等的奇葩以及我艹,他到底是来到了一个什么修仙的世界!

    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

    捏鼻子认了吧,难道还有别的可选性吗?

    轻叹了一口气的顾峥,端着先前那个属于他的破碗,大口的将这锅并不怎么美味的鱼汤给喝了下去。

    空空荡荡的肚子之中总算是有了一些填补。

    待到众人都吃完了之后,顾峥习惯性的就将锅碗瓢盆给收拾利落,顺带手的拎到外边的小溪边给涮了一个干净。

    作为一个男人当中相对爱干净的存在。

    碗可以破的的没边儿了,但是绝对不能带上污垢。

    让他惊讶的是,当他拎着其他人刷的一干二净的碗返回到破庙的时候,竟然从所有的乞丐的身上都收到了舒心值的提示。

    四个人一人给了两点的舒心值,竟然又凑齐了十点,自动的转换成为了美貌值。

    让顾峥的-998变成了-997的跨越。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当他的美貌值有所提高的时候,他手上快要烂出个对穿的疮口竟然诡异的缩小了一圈。

    对于旁人来说这种改变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放在顾峥自己的身上,却是相当的明显。

    这是?

    ‘这就是美貌值的作用!’

    哎呀妈啊,吓死个人了。

    顾峥忍着想要将这个破宝典痛打一顿的**,继续听了下去。

    ‘是的,排瘀解毒,经脉通畅,否怎你以为传承人是怎么变成绝世天才的。’

    经过这宝典这么一阐述,顾峥就有些明悟了。

    这个宝典竟然十分的强大啊,它是从内而外,等同于洗髓的功效了。

    就因为这么一个提醒,顾峥对于宝典又重燃了希望。

    那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四个乞丐的基础之上,为自己赚取更多的舒心值,努力达成自强的目的。

    “只不过,有些奇怪啊。”

    “这个世界既然能够出现风月秘录宝典这么强大的修仙典籍,怎么在你的侦测范围连一点厉害的能量体都不存在呢?”

    “这不科学?”

    觉得自己被质疑的笑忘书唯恐失宠,委屈巴巴的就为自己辩解道:“不是啊,顾爷,也许咱们在的地方太偏了呢?”

    “亦或者修仙者根本就不在凡俗出现呢?”

    “也是……”

    不再纠结现况的顾峥实在是太累了,他打算明日收拾一下,先去那边的城镇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再论。

    ‘啾啾啾啾……’

    迷迷糊糊之中顾峥是被一阵鸟叫之音给吵醒的。

    居于偏僻之地,鸟语嘈杂比不得人声,却足够让顾峥先于那群乞丐做一些准备了。

    他从冰冷坚硬的角落之中爬出来,‘刺啦’一下将身上一条马上就要掉落的布条给扯了下来,拎着小布头就朝着小溪的方向走去。

    这时候应该跟现实世界的节气差不多,夏末,暖阳早升,水温不凉,既然有进城的打算,那好歹也要收拾一下。

    走到溪边的顾峥,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哗啦啦的脱掉所有的束缚,就着下游最宽阔的位置往小溪当中一躺,就开始上上下下的洗刷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位同志有多少年不曾打理过自己了。

    顾峥那可怜的小布条不过粗粗的搓了一遍,竟然成为了一个全是油垢的小泥球。

    这让顾峥不得不的从本就破的不像样的衣服上连续的扯了两次代替品,这才将自己这一身皮囊,清洗了一个粗糙的囫囵。

    达到了没有臭味,硬的如同野猪皮的垢壳被剥离的效果。

    至于一些比较难以顾及的地方,犄角旮旯或是用不上力气的后背,也只是做到了软化的效果。

    他现在竟然变成了一个洗澡都要放上好几天才能完成的窝囊人。

    他顾峥可是从不曾如此咸鱼过啊。

    叹了一口气的顾峥,摸着因为搓的过于狠而有些发红的皮肤。

    不是他说,现在他就像是被强行的脱了一层皮一样,黑的发红。

    洗刷相对干净的地方,竟是连一根汗毛都看不见了。

    原本的那些污渍,堪比最强悍的洗颜泥,拔黑头的面膜了。

    ‘嘶……’

    不小心碰一下,还特别疼。

    顾峥一边小心的把头发用手指头通透,一边就将脏的不像样的乞丐服给挂在了身上。

    坏了,程序走错了,算了,晚上回来时候,再清洗一下衣服,自我的肮脏都让顾峥遗忘了外物的肮脏程度了。

    ‘刺啦’

    再一次撤下了一块外衬布条的顾峥,忍着巨大的酸臭味道,就将它们给缠在了自己的脸上。

    这幅尊容,哪怕他已经是洗的干干净净的,也是没眼看得。

    因为在那些泥垢的掩藏下,缺点还不怎么明显,待到真容被洗出来的时候,顾峥觉得,还不如就那么脏着呢。

    在他唉声叹气的返回时,为了再赚一些舒心值,他还特别贴心的给诸位舍友们打了一瓮溪水。

    让对方收拾一下,献献殷勤,有一点算上一点的啊。

    就在顾峥起身回转的时候,一道突兀的指令就让他惊了一下。

    ‘经检测,传承人进行了简单的口腔清洗,身躯清洗。’

    ‘达成了身躯一般脏,口腔基本干净的成就。’

    ‘个人形象有所提升,美貌值+3,现在的美貌值为:-994.’

    ‘传承人找到了一条正确的升级方向,在未达成平均颜值时,达成了掩面遮挡的成就,奖励美貌值+2,现在美貌值为:-992。’

    不过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这特别难搞的美貌值一下子就增加了5点。

    这等同于讨好那四个乞丐好几晚上的所得了。

    一下子顾峥就摸到了这个风月秘录宝典的脉门。

    果然是这样啊。

    那么在此基础上,做一切有利于外貌提升的事情都能升级美貌值的了?

    顾峥觉得他可以两手抓,都要硬了。

    想到这里的顾峥,露出了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第一个笑容。

    他拎着溪水,递到那群乞丐手中的时候,连话说的都带欢愉劲儿了。

    “老大,漱口,洗脸。”

    “大兄弟,来漱漱口,清醒一下!”

    “来!”

    当顾峥以全新的形象,积极向上的状态去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些看起来很不愿意搭理他的乞丐们竟然全都接受了。

    大概是昨天的食物起了效果,又加上一晚上之后顾峥的精气神竟然大变了模样。

    一个积极乐观的人,总是极富感染力的。

    当初那些同存在这个破庙之中的乞丐们,若说这形象,那是老大别说老二,乌鸦别嫌弃黑猪了。

    他们之所以不愿意搭理原主,更多的是因为原主那阴森森的性子。

    大概是沮丧于自己的颜值,看这个世界都是黑灰色的。

    原主看人的时候,永远都是一副有气无力,想要你死的模样。

    这种状态,就连乞丐也会害怕的啊。

    他们有时候甚至怀疑,若是晚上睡觉不警醒点的话,说不定第二天早上,就被这个可怕的怪人给煮了吃了呢。

    若不是他们的丐头死活不让他们弄死顾峥,他们早就提前动手了。

    至于其中的问题,丐头从不曾提起,出于对丐头的信服,众人也就忍了。

    现如今,原本阴霾遍布的衰人变换风格了,那他们自然就不再挑剔。

    一个个的

    ‘+5’

    ‘+5’

    ‘+5’

    甚至胆子最小的直接给他来了一个+8

    让他只剩下2的舒心值一下子就暴涨到了25的程度,在将美貌值转化成为了990之后,彻底的稳定在了5的数值之上。

    痛快啊!!

    顾峥感受着手上的疮口迅速的缩小,那些新翻出来的皮肉都有些隐隐作痒。

    心中差一点就乐开了花。

    颇为好的心情的他,还特别主动的问了一句丐头:“老大,今儿个什么时候出门干活?”

    这一句话,让表面上最镇定的丐头都吃了一惊:“你不是从来都不进城的吗?”

    “外边的野菜挖完了?”说到这里,丐头就做了一个了然的表情:“也是,节气快到了,想要挨过这个寒冬,光有吃的可不行。”

    “得嘞,既然你叫我一声老大,那从今儿往后你就是咱们丐帮第二十二分舵的一员了。”

    “排资论辈,你是帮中资历最小的,所以只能排老五。”

    “嗯,你们老大姓丐,我允许你跟我我姓,就叫丐五吧。”

    这就不能忍了。

    咽了一口唾沫的顾峥,用一种近似怀念,又仿佛很有故事的语气,跟丐头说道:“老大,其实我是有名字的,过去了这么多年,已经无人记得我的名字了。”

    “从我打算跟随老大的时候,我就打算再将这个名字说出来。”

    “让老大了解一个真正的我,我的名字叫做顾峥。老大,你若是叫着别嘴,就叫我小五吧。”

    别看顾峥的嗓子跟个破锣老乌鸦一样,但是洗澡的时候他可是仔细的观察过了,这具皮囊的年龄还真不大。

    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之中,年纪大了是活不下去的。

    据顾峥推测,这契约者的年纪最多不过二十,甚至可能还要小点。

    至于顾峥的这一番话,也不知道是戳了这群自我脑补的乞丐们哪一个舒爽点了。

    大概带着一个有名有姓的人要饭是一个很有面儿的事儿吧。

    四个人竟然直接又贡献了15个点。

    不过两句话,就让顾峥的美貌程度成功的跨越到了-988的大关,朝着一个以0作为标准值的普通人的道路上迈进了一步。

    抱着蚊子腿也是肉的想法,顾峥跟随着丐头这群人往城市的方向赶过去的路上,就扔过去了几个不多话却很恰当的彩虹屁。

    在美貌值抵达到-985的时候,就看到了笑忘书资料上所标注的城池。

    要说这城池,着实不大,但是看城门楼子的建筑构造以及来来往往的百姓的穿衣打扮,顾峥觉得这应该不是一个位于国度边疆相对偏远的城镇。

    大家的精神头看起来不错,守在城池边上的守卫们看起来也算是和善。

    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情况并不存在,这让顾峥总算是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宁做平安狗不做乱世人,这是不少底层人的渴求呢。

    努力的缩小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的顾峥,跟在丐头的身后一溜烟的就通过了城门。

    对于长期盘踞在这里的乞丐群体,守卫们也没难为,他们就像是曾经的顾峥一样,对丐头叮咛了一下今天官老爷有可能会途径哪条街了之后,就不再管这群人的去处。

    而丐头也是十分规规矩矩的带着顾峥溜着墙边来到了他们平日喜欢乞讨的大街的街边。

    在两条街夹角的一个相对隐蔽的胡同口,可以同时兼顾两条街的行人的位置,丐头就让大家把破碗给放了下来。

    “成了,都机灵点,两个人去东城区的大户门口转转,看看有没有做善事,红白喜事的人家,若是有回来报信。”

    “其余的两个人,就丐四和小五,你们两个在商业街这蹲点,看看晌午开铺子的茶楼酒肆的有没有好心赏饭的客人。”

    “至于我,我去衙门口等等捕头,看他有没有吩咐,这冬天来得快,总要给兄弟们制办点过冬的东西吧。”

    对于要饭这件事儿,顾峥还真是不擅长。

    他十分乖巧的叫了一声大哥,就乖乖的跟在了丐四的身后,听对方给他传授要饭的技巧。

    “你这人以往阴沉沉的,我都不愿意带你。”

    “现在吗,还有点乞丐的模样。”

    “小五,你听好了,做乞丐可没那么容易呢。”

    “咱们要比旁的人更要学会察言观色,把握人心。”

    “就好比,同样是要饭,跟同一个人要,哪怕是一个再微小的细节,能否要到,要到多少都是不一样的。”

    “那,我考考你,你看现在,这条城里最繁华的街道开始卸板儿开门了。”

    “你告诉我,这么多家店铺之中,哪家才能要到钱财?”

    顾峥顺着丐四的指引,一家家的扫过,然后毫不犹豫的指着其中一家已经将蒸屉揭开的早点铺子说道:“这家?”

    然后就受到了丐四无情的嘲笑。

    “哈哈,最不可能给你包子,说不定还要拿扫帚抽你一顿的,恰恰就是这早点铺呢。”

    “人家开门生意,做的就是个客流量。”

    “你一个要饭的,刚开门就跑去找人家的晦气,人家能不抽你吗?”

    “再说了,这一天的买卖还没开锣,是赔是赚的都没个底儿。”

    “你这第一个上门的是个穷的叮当响的乞丐,那不是晦气吗?”

    “所以,正确的回答是,一家都要不到。”

    “咱们呢,只有等了。”

    听到这个的顾峥眨了眨眼睛:“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一旁的丐四则是从屁股底下随意的抽出一根稻草,在手中一摇:“等到我看到了机会的时候。”

    然后就做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往墙边上一靠,开始晒这暖洋洋的太阳了。

    搞得顾峥抽了抽嘴,接收了对方一个高达8 的舒心值之后,就依凭着感觉很认真的开始观察起这条街的铺子了。

    说是整条街,其实也就是那一家距离最近的早点铺子。

    没办法,不曾正经吃过东西的顾峥,被这个香味给勾引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大概是哪怕蒙着脸,那股痴样也没挡住,不过一早晨的功夫,顾峥无声无息的就受到了几点的舒心值。

    待到日头缓缓的高升,就摆在街边的早点铺子的老板,开始将切面的案板开始拾掇的时候,一直靠着墙边闭目养神的丐四,却是一把将顾峥拉了起来,直奔着这个要收摊的老板而去。

    “老板生意兴隆,我看你累了一上午,这抗炉子,上架子的活计就让我这小兄弟帮你干了吧。”

    “你看,他干净,一早洗刷过的。”

    “那些泥巴煤脏得很,弄脏了老板的衣服,回去也不方便收拾不是?”

    被两个乞丐突兀的闯过来,这老板也不见生气。

    大概是常年在这个位置摆摊,见到丐四都是认识的他。

    他只是很奇怪的打量了一下顾峥,看着那肤色虽然漆黑的可以,却是没土,没泥。

    头发虽然乱乱蓬蓬的,却是没有打绺泛油。

    再看看这个蒙面的新乞丐,站的笔笔直直,很是听话。

    老板直觉的满意,就跟着丐四点了点,还不忘打趣几句:“哎呦,转性了?”

    “你们丐帮向来都是要饭吃的,什么时候还搭把手干活?”

    “若真是这样,还不如真正的找份活计,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呢。”

    可是听到这话的丐四,竟然严肃了起来,他极其认真的跟老板解释到:“陈老板,你怎么又这么说呢?”

    “我们兄弟可是堂堂正正的丐帮弟子,在江湖上也是很有地位的。”

    “作为一个丐帮的一袋弟子,若是干活去了,还怎么完成扩张帮会的大业。”

    “岂不是要让其他城池的丐帮兄弟们笑话,待到丐帮大会的时候,我们的分舵主也会很没有面子的。”

    听到丐四的这番回答,顾峥心中的马群跟陈老板一样,是不停的奔腾的。

    在顾峥无力吐槽,只能化憋屈为动力,将最后一块板子给收拾到陈老板的车子上的时候,对方就很大方的将扣在最上边的浆水桶盖给打了开来。7笔趣阁 m.7biquge.net [记住我们:阿甘手机站:m.agxsw.net]